2019-09-14 00:25:0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余詩泉
核心提示:教育心理學家卡瓦尼亞斯和社會學家伊盧解釋了幸福是如何不僅變成了一種商品,還變成了一種社會認定公民必須追求的商品。

參考消息網9月14日報道 英國《新科學家》周刊網站日前報道認為,幸福不僅變成了一種商品,還變成了一個價值數以十億計的產業,一種社會認定公民必須追求的商品。文章編譯如下:

幸福成為人人追求的商品

他們說,金錢買不來幸福。但這并不能阻止人們推銷幸福。6月在倫敦舉行的古普公司健康峰會的門票售價1000英鎊(1英鎊約合8.8元人民幣——本網注),周末票(包括兩晚酒店住宿、周日貴賓活動和最受歡迎的美食)售價高達4500英鎊。

不知何時起,我們的幸福變成了別人的生意。埃德加·卡瓦尼亞斯和伊娃·伊盧在《制造幸福公民》一書中寫道:“我們為幸福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首先給那些聲稱掌握了關于幸福真理的人帶來了好處。”

幸福書籍

《制造幸福公民》書封(資料圖)

教育心理學家卡瓦尼亞斯和社會學家伊盧解釋了幸福是如何不僅變成了一種商品,還變成了一種社會認定公民必須追求的商品。

令人驚訝的是,幸福有一個起源故事。1998年,行為主義者和認知科學家馬丁·塞利格曼當選美國心理學工作者協會主席。該協會是由心理學家組成的全美最大的專業機構。他認為,心理學過于消極,關注病狀,卻不關注改善方法。塞利格曼希望把幸福作為關注焦點:什么是幸福,我們如何能實現它?

在2000年發表于《美國心理學家》月刊上的合著論文《積極心理學:導論》中,塞利格曼寫道:“積極心理學召喚著我,就像燃燒的灌木叢召喚摩西一樣。”塞利格曼從他覺得可以說明人類狀況的一大堆學科中選出了一些概念。這些學科包括進化生物學、心理學、神經系統科學和哲學。

有一件事塞利格曼很清楚:幸福研究不應成為心理學的一部分,而應成為一個新領域。

卡瓦尼亞斯和伊盧認為,這并非全新的事物:積極心理學聽起來很像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的自尊運動、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人本主義心理學以及至少在150年前基督教科學之類的學問所倡導的自我感覺良好和心靈療法。

積極心理學推進幸福健康

如果不是有大量資金涌入,這一事業可能會一敗涂地。卡瓦尼亞斯和伊盧援引塞利格曼的話說,來自“匿名基金會”的“身穿灰色西服、頭發花白的律師”會給他打電話,要求在紐約的豪華大樓里與之會面,詢問什么是積極心理學,并要求他給出“10分鐘的解釋”。他說,這些基金會只挑選“贏家”。

在塞利格曼發表論文后的兩年時間里,該領域吸引了大約3700萬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7.1元——本網注)的資金。約翰·坦普爾頓基金會給了塞利格曼220萬美元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成立正向心理學研究中心。卡瓦尼亞斯和伊盧寫道,《積極心理學手冊》2002年版序言是由坦普爾頓本人撰寫的。該書宣布了這一領域的獨立地位。坦普爾頓顯然“對這個項目頗為興奮,他對個人如何控制自己的思想以掌控環境并塑造世界很感興趣”。

這一信息通過會議、座談會、教科書和期刊傳播,并得到了媒體的幫助。在其宏偉的承諾中,每個人都能從中得到一些東西。還有更多機構為獎學金和獎金提供贊助。美國國家老齡問題研究所以及現在被稱為國家補充和綜合健康中心的機構都為研究提供了資金。可口可樂公司等企業紛紛投資,希望找到為員工減壓、提高生產力的方法。

目前,規模最大的一筆撥款來自美國陸軍,是一項價值達1.45億美元的士兵綜合健身項目。這一項目由陸軍與塞利格曼及其中心密切合作,共同運營。

所有這一切有何意義嗎?卡瓦尼亞斯和伊盧持謹慎態度。他們寫道:“這個領域的特點是廣受歡迎,但也存在智力方面的缺陷以及科學上的低成就。”

盡管其科學影響值得懷疑,但在其他方面積極心理學的影響是巨大的。它改變了人們對幸福的態度,改變了企業對員工的看法以及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它養活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健康產業。至少某些人為某些事情而展露笑顏。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